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轻松度过每一天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

 
 
 

日志

 
 
关于我

When you are young, you may want several love experiences. But as timegoes on, you will realize that if you really love someone, the wholelife will not be enough. You need time to know, to forgive and to love.All this needs a very big mind.

网易考拉推荐

女人在澡堂都做了什么事  

2009-06-12 12:54:37|  分类: 新闻、大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倒退二十年,能在家里洗澡的人并不多。所以每个单位或街道,都有公共浴池,女人们在那里开怀解带,与相识的不相识的同性坦诚相见,即使不是心甘情愿,但因别无选择,只好如此。现在虽然还有公共浴池,但乐意去公众场合莲蓬头下奋力冲刷的女人不太多了,不似男性,不在乎隐私保护,对去公共场合展现胴体依然乐此不疲。

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我在西安公路学院汽车专业读书,也就是今天的长安大学,这儿离小寨很近,有时学校浴池不开放或人太多时,我会和同学去小寨人民浴池洗澡。当时最爱叫我的是山东同学张黎妹和广州来的景虹。

有一次是和景虹一起去的,脱光衣服,赤条条的人中,竟然有一位外院的女同乡发现了她,两声惊呼,两个人立即欢笑着融合在一起。当然,只是目光与神情的融合,那个年代,人们比较含蓄,不可能拥抱,又何况是光着身子在澡堂,真要拥抱,也不好下手。

两位虽为学子,但因脱光了衣服,应该与同一个大堂的大妈大婶姐姐妹妹们没什么两样,讲些家常里短或故土热血也就罢了,但没寒暄几句,外院妹妹的话题一转,直奔清朝辫子军追打稔军这一主题,追根究底,主帅副帅行军路线死伤人数,一一查问,倒好象景虹同学应该对此事负责一般。把我等得那个急呀,因为外院的妹妹惊呼之前,我正和景虹讨论着《奇普里安。波隆贝斯库》里的爱情,我们对电影里那个纯洁的未婚妻都很喜欢。把澡堂当学堂,外院妹妹直说到我们要走时才告一段落,只听她轻松地说:这段历史我一直不太清楚,今天总算搞明白了。敢情她把这里当第二教室里。

历史无独有偶,去年春天梨花节上,我与赵丽华同学也演了一出澡堂讲座的话剧。

那是四月,赵丽华组织一帮文人骚客去河北霸州赏梨花。晚上,男士女生们因为有谈不完的笑话,就聚在宾馆里继续打嘴仗,只有少数人去泡温泉,而女性,更是少到只有我和赵丽华。这下可好了,我不费吹灰之力,就在霸州温泉的一个小池子里,逮到赵丽华的活体,对她的丽华体大加炮轰。因为人少,尤其我老人家年老力衰,她不怕我,因此从从容容地对诗体对个人写诗对中国诗的语言表达式,在轻柔的泉水中恣意发挥,热情洋溢地发表了长篇议论。虽然我是想挑衅来着,但对方不时用手撩拨水花淋着酥胸,最后我只有被满池的温水和她温柔的语言融化,由衷地认为她不仅是一个诗人,还是一个有思想有独立见解的又能及时应用身边道具的文人。可惜当时没有书记员在场,所有谈话只能在一池温泉中荡漾,无法传播给更多听众。

澡堂也有做武场的时候。有一次我在西大街女浴室里,就被争水龙头一言不合而现场“相扑”的两个女人吓得夺路而逃。亏她们光溜溜的也能使上劲。而另一次在我们院子的浴室里,也发生过与我多少些关系的争吵,至今难忘。

那天我在浴室看到我婆婆,她是个爱干净的女人,每周必洗,每次必过两个小时。我进去时她快结束了,正在洗两个梳子,我虽然不与婆婆住一套房子,但常去她家,认得那梳子一个是婆婆自己的,另一个是小叔子的。小叔子当时还没结婚。年青人头油大,梳子容易脏。这时另一个与婆婆年龄相仿的刚退休的女工,忽然一边翻自己的洗漱包一边呼叫:我的梳子呢?我的梳子咋不见了?!四下一瞅,她看到我婆婆手里那把粉色的,立即说:这是我的梳子!说着就来抢。婆婆一闪,说什么你的?!这是我小儿子的!我当时心里特别紧张,因为我平时不大喜欢与人过招,缺少临场应变经验。但今天分明是我婆婆受委曲了,我不说话也不应该,说话又不知道说什么,那位大妈好象很生气的,我说一句真的是我小弟的,她白一眼,我就无言了。

此时我婆婆表面镇静自若,但语言犀利:谁拿你的梳子,就让她的手害疮折掉,不得好死!我正惊讶原来可以这样反击时,就听那大妈大声骂道:哪个不要脸的偷拿了我家的梳子等等。我的心头又是一紧,大妈本来是怀疑我婆婆的,现在大家都在看过来,我们不说话,正说明是心虚了,说吧我又不知道说什么。只见我婆婆从容不迫地说:骂,大声地骂!那些偷拿人东西的就该被骂!当然婆婆不是一味迎合,对冤枉自己的人也不能放过。她的下一句是,跳着脚骂,跳着脚骂吧!看不住东西不怪你年老了眼花了,还要怪小偷的手太贱了!

早听说我婆婆是很厉害的,总没机会见识,想不到在这种场合来了一回。

女人在澡堂子里发生的事情还很多,有一次我偷听到旁边一对搓澡的正在撮合一对鸳鸯,也不知最后成了没有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